我们是病人的专属天使——来自战疫一线护士的口述实录

近日,一位湖北籍新冠肺炎患者从浙大一院出院的视频被刷屏,年轻的患者在视频里说:“说星星很亮的人,是因为没有看过护士的眼睛!”

护士,是离患者最近、相处时间最长、工作强度最大的一群人。每天打针输液、抽血、吸痰、导管护理等,在新冠肺炎凶猛来袭之时,这些高危操作都存在着极大的感染风险。但她们巾帼不让须眉,依然毫不犹豫的冲在了最前线,她们说:我们是病人的专属天使,是他们生命的守护神。此时此刻,没有谁能取代我们陪在病人身边,也没有谁能直接给他们送去温暖。

我们是病人的专属天使——来自战疫一线护士的口述实录

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湖北省中山医院)就有这样一群奋战在战疫一线的“白衣天使”,让我们来听听她们的故事。

讲述人:赵一,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护理部科员,护理学硕士。疫情发生后,主动报名支援金银潭医院。

曾把呼吸面罩扔到我身上的爷爷对我说:“ 我想活!”

1月31日上午7时,赵一到金银潭医院接受培训,这次是她自己主动报名的,她对父亲说,“不论有多难,不论有多危险,我都不愿退缩,请您们帮我照顾好儿子。”

到今天,赵一在金银潭医院已经工作二十多天了,印象最深的是一对患上新冠肺炎的老夫妻。

老爷爷病情很重,但因对疾病感到恐惧、对住院有所顾忌、对子女强烈思念,使得他一直不愿配合治疗,在病房闹脾气,不戴口罩、不停地撕扯氧管等等,很快使氧饱和度在10分钟内就降到78%,情况一度很危险。而同样危重的奶奶,因担心爷爷病情,要艰难地反复起床陪同和劝说,每走两步就喘息不止。见此情况,同房的病人都劝说爷爷“戴上口罩”“早点休息”,均无用。作为责护,赵一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了让奶奶能够安心,让同房的病人放心而不被影响,赵一一整晚都陪在爷爷床边。可爷爷并不理解,对她大发脾气,要她关掉氧气、停止输液、并将氧气面罩丢在她身上,让她走开。这时,临床未睡的病友忍不住小声劝赵一,“别待在床边太久,去窗边透透气,要保护好自己。”

当时的赵一不是没有委屈,不是不担心病毒会对自己造成危险。然而,她告诉自己:不能走,一定要坚持下去!

后来,护士长让她担任责护组长,换其他同事照顾爷爷,但赵一却增加每班探望爷爷的次数,更加关注和询问爷爷的病情。

前两天,查房途中,他颤颤巍巍地拉着赵一的手不放,让赵一陪着他,气喘吁吁地说:“我想活!”赵一的防护面罩下,眼泪模糊了视线。

我们是病人的专属天使——来自战疫一线护士的口述实录

所幸,同组的组员们是来自全国各地、大江南北,富有极高责任心和优秀危重护理技术的精英护士,组员们接替她守在爷爷床边,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调节扯歪的面罩,一遍遍叮咛“相信我们,好好休息”。在大家的关爱和鼓励下,爷爷逐渐平复安睡。

何文丽(中)

讲述人:何文丽,2019年6月到呼吸科工作的新护士。

我震惊了,病人塞给我一把钱

一天夜班凌晨三点,9床的患者说想解大便,何文丽把便盆放在患者的身下。解完后,患者接过何文丽递的纸,颤颤巍巍的手用力的往下面伸,手一直抖一直抖......看到这一幕何文丽有些心酸,然后何文丽拿过了患者手里的纸,帮他擦干净,老人不停地对何文丽说“谢谢,谢谢。”

过了二、三十分钟,何文丽又去病房看他,他突然拉着何文丽的手,塞给她一把钱,何文丽震惊的说“不要不要”,然而老人一定要给。颤抖的声音嗫嚅着什么,何文丽听不太清,大概知道老人指的是前几天帮他拿尿壶现在又给他擦屁股,实在是非常感动。

最后何文丽看他情绪比较激动,怕影响他的氧饱和度,就假装收下,然后趁老人不注意又塞回老人袄子兜里。

我们是病人的专属天使——来自战疫一线护士的口述实录

老人81岁了,何文丽想只要自己能搭把手帮到这位老人,希望他可以熬过这一关,然后安享晚年。

汪俊(右)

讲述人:汪俊,2019年6月到呼吸科工作的新护士。

我只有一个请求,初四那天不要排我白班

1月,科室变为隔离病区,集中收治了全院最危重的新冠肺炎患者,工作繁忙而紧张。不幸的是,汪俊的妈妈突发脑出血昏迷,被紧急送往协和西院重症抢救室气管插管抢救。

护士长在排过年值班的时候,汪俊提出了一个请求,别排她初四的白班。因为这天是妈妈47岁的生日,汪俊想去看看她。

初四那天,她赶到协和医院西院,把生日蛋糕放在了病房门口,隔着玻璃,她远远地看着妈妈,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妈妈看起来很憔悴,虽然人清醒了但还是很虚弱,没有力气讲话,肢体也不能活动。

我们是病人的专属天使——来自战疫一线护士的口述实录

因为疫情,汪俊选择继续留在呼吸内科好好照顾这里的新冠肺炎患者。

李琼

讲述人:李琼,心血管内科副护士长,现支援呼吸内科一病区

隔着病房玻璃,我向去做化疗的父亲挥了挥手

接到紧急调往呼吸隔离病房的命令,李琼没有犹豫,只是告诉父母现在工作很忙,可能会回不了家,让他们不要担心。

李琼的父亲当时因肿瘤正在11楼肿瘤科住院化疗。李琼支援的呼吸内科一病区在12楼,11楼有三间房供呼吸科医护休息用。

那天中午,李琼被换出来吃饭,正好妈妈陪同爸爸去做放疗,看到她的背影,妈妈拨通了李琼的电话:“你好多天都没回家了,什么时候可以回啊,我们都挺担心你的,能让我看看你吗?”听到电话,李琼转过身,爸妈就在隔离门对面,她隔着玻璃远远地向他们挥了挥手,告诉他们自己很好,妈妈却含着泪水再三叮嘱要她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李琼连忙安抚他们几句就挂断电话,她生怕自己忍不住当场哭出来。

李琼说,“做为一名医护工作者,更是一名党员,在这个艰难时刻,我必须义不容辞地冲在前面,这是我的职责和使命。”

从提灯女神的那抹微光,到战疫战场上最亮的眼睛,这群“白衣天使”把关爱与温暖带给患者,用她们的负重前行,成全着我们的岁月静好,生命的寒冬里,是她们让我们看到春天的希望和阳光。(贝兰、戚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