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去年5月12日我在知乎上写的1.5万字的《有关新冠病毒来源的部分科学真相》这篇文章及微博转发文章《新冠病毒来源美国的部分科学证据》这几天开始火了!2021年1月18日外交部发言人再次喊话美国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针对新冠病毒溯源的最新发言后,又引起对该文的热议。最近新的证据出来之后,证明我过去对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的判断是准确的!

有科学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来自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其首席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实验室大多数的研究是以冠状病毒为模型,研究涉及RNA病毒的转录、复制、持久性和跨物种传播的遗传学领域。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成立于1789年,是美国成立最早的公办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生物学专业非常有名。至今为止,全球实验室创造的十大病毒和细菌排名中,第六名就是来自北卡的SRAS2.0。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作为世界上研究SARS和MERS病毒的权威,Ralph S. Baric早在2003年SARS疫情结束后就与美国范德堡大学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就在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合作研制出了一套用于合成SARS病毒的全基因序列的反向遗传克隆平台。并于2013年MERS爆发时率先用此方法合成了MERS病毒的全长cDNA克隆,而这一技术也是随后各大病毒改造项目所依赖的核心平台。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仅根据病毒的基因序列即可人工构建出病毒的克隆。

所以Ralph Baric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重组冠状病毒的核心技术!查询到,Ralph Baric对冠状病毒的重组方法申请了多项专利保护,其中,这个专利号为US9884895的专利,是嵌合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方法和组合物,专利在2015年就申请了。还有一个专利号为US7279327B2的专利,则是重组冠状病毒的方法。在专利上这样写着:本发明涉及产生重组腺病毒载体,特别是冠状病毒载体,并从所述载体表达异源基因的方法。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己知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流行病学系主任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的研究团队于2015年、2016年分别参与了世界上首次和中华菊头蝠有关的重组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老鼠和人的成功试验!这个是世界上首次进行的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的成功研究。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石正丽在研究中的作用是她仅提供了SHC014蛋白基因序列和质粒,这相当于是研究中试验的基础性原材料。以Ralph S. Baric为首的十五位美国科学家研究团队做的整个实验研究是将来自云南中华菊头蝠的冠状病毒SHCO14上的S蛋白和适应老鼠的SARS-CoV主链结合形成了SHC014-MA15这一嵌合病毒。这之中石正丽团队发现了来自云南中华菊头蝠的与SARS病毒高度相似、不能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SHC014;而主导研究的以Ralph S.Baric为首的美国科学家在此基础上利用SHCO14的S蛋白和适应老鼠的SARS冠状病毒主架,通过SARS-CoV反向遗传学系统进行了基因工程化合成,在实验室中改造出了通过SHCO14上的S蛋白结合SARS冠状病毒主架形成重组冠状病毒SHC014-MA15。它可以通过老鼠呼吸道ACE2受体感染老鼠呼吸系统并造成损害。Ralph Baric的实验方法就是使用了由石正丽提供的中华菊头蝠SARS样冠状病毒SHC014-CoV的纤突(Spike)蛋白与小鼠携带的SARS-CoVMA15骨架通过其反向克隆平台进行重组,造出了一种全新的冠状病毒SHC014-MA15。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美国研究团队在实验室制造了这种嵌合体冠状病毒,该项研究最大的争议之处在于中华菊头蝠携带的SHC014冠状病毒虽然可以感染老鼠的呼吸道上皮细胞,但并没有足够的毒性致病,而与SARS-CoVMA15嵌合之后,新的SHC014-MA15重组病毒可以不经过中间宿主,直接感染给老鼠,导致老鼠呼吸道上皮细胞被感染引起肺部损害而致病。它就是通过冠状病毒SHCO14上的S蛋白结合到老鼠上的呼吸道ACE2受体即可以感染老鼠呼吸系统的新型冠状病毒SHC014-MA15。致病机理就是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冠状病毒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SHC014-MA15新病毒可以和老鼠体内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老鼠呼吸道上皮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实验显示新创造的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这一美国研究团队于2015年11月在《自然医学》发表了这篇研究论文名为《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感染的可能性》。论文展示了它在实验室中重组冠状病毒可以跨物种感染人的潜在危险。美国研究人员通过将来自中华菊头蝠体内的冠状病毒SHCo14上的S蛋白与SARS病毒杂交,创造了一种重组冠状病毒。结果产生了一种突变病毒,这种病毒跨物种不需中间宿主就可感染老鼠呼吸道上皮细胞并在细胞内复制,明显损害了老鼠肺部。

Ralph S. Baric研究团队又参与了2016年重组冠状病毒感染人的研究。研究论文名称为:SARS-like WIV1-CoV poised for human emergence [中文翻译:像SARS一样的WIVI- COV病毒随时可能在人群爆发]。把人工合成冠状病毒改造成从原来老鼠到人也可以感染的类型。这次的研究团队全都是美国科学家。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研究人员通过在自然发生的SARS中添加一些蛋白质来开发新病毒,其初衷是想通过制造更致命和突变的病毒,进一步开发更强大的疫苗,使我们免于更致命的SARS流行病 。然而巴斯德学院的Simo Wain-Hobson教授认为一旦它从实验室逃脱,我们可能不会像2003年那么幸运!美国新泽西州皮斯卡塔韦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分子生物学家和生物防御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也表示:“这项研究的唯一影响是,在实验室中产生了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起草1989年的美国《生物武器法案》的美印第安纳大学的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Boyle)教授认为,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和麦那奇瑞Menachery等人的把SHC014重组创造的冠状病毒或新冠病毒(2019-nCoV)是“一种的生物战剂,功能获得性突变(GOF)技术没有合法的科学或医学用途”。博伊尔教授的职责正是监督美国的生物战。据博伊尔说,功能获得性突变(GOF)是一种能够将危险生物战物质或病原体进行“涡轮增压”的DNA基因工程技术。在亚历克斯·琼斯节目(Alex Jones Show)上,他谈到了12个在美国拥有许多生物安全3级生物安全4级(BSL3BSL4)实验室的战争基地,这些实验室专门从事生物战武器方面的系统工程,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安全3级生物安全4级(BSL3BSL4)战争实验室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美国情报专家Greg Rubini揭露美国的钟南山福奇个人也投资了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也就是这个实验室合成冠状病毒研究项目!并且deep state也参与了!然后新冠病毒由北卡罗来纳大学P3实验室流出到美国各地、中国、意大利等地!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The US One America News Network TV-channel (OANN) cited Greg Rubini :“Rubini has said that the novel coronavirus “was GENETICALLY ENGINEERED as a Bio-Weapon at the Univ. of North Carolina BSL-3 Lab.” He has also said that it was spread from North Carolina to China, Italy, and elsewhere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the “Deep State” in a plot “to destroy the Trump economy.” In addition, Rubini suggested that Dr. Anthony Fauci, the well-respected head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personally funded the production of the virus ”、 “Greg Rubini declares that Dr. Anthony Fauci, the head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was involved in the emergence of the coronavirus.”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这一系列由Ralph S. Baric美国研究团队主持的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试验主要是由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卫生研究院(NIH)、生态健康联盟(ZLS)、北卡罗来纳大学等支持。通过以下项目编号的奖励得到了资金支持:U19AI109761(R.S.B.)、U19AI107810(R.S.B.)、AI085524(W.A.M.)、F32AI102561(V.D.M.)和K99AG049092(V.D.M.)项目得到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国家过敏症与感染病研究所、国家老龄化研究所的资助;人类气道上皮细胞培养项目,通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编号为DK065988(S.H.R.)项目的奖金,得到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国家糖尿病、消化和肾脏疾病研究院的资助。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发表了以下声明:“在暂停资助功能获得性突变(GOF)研究之前,已启动并进行了全长并嵌合SHC014重组病毒的实验,此后经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审查并批准继续开展研究。内容完全由作者负责,不一定代表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官方观点。”最后两句话构成了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免责声明。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这个试验论文发表后在美国引起巨大争议,美国医学专家则在《自然》上撰文,批评这种实验存在一定的道德和安全风险。美国新泽西州皮斯卡塔韦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分子生物学家和生物防御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表示:“这项研究的唯一影响是,在实验室中产生了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最初这个试验官方名为“ GOF研究”,是指通过增强病原性或通过呼吸道飞沫提高其在哺乳动物之间的传播性,以提高这些传染原引起疾病的能力的科学研究。所谓功能获得型突变(GOF),是一种脱氧核糖核酸工程技术,提高了SARS冠状病毒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重组体在人类中的传染效率,使其达到了瘟疫和大瘟疫水平。功能获得性突变(GOF)对SARS冠状病毒人类免疫缺陷病毒(SARS-CoV/HIV)重组体进行了“涡轮增压”,并且第1次将其转化为世界上最强的、大瘟疫口径的生物武器。这便是新冠病毒的起源。

寇塔答(Coutarda)等人在新冠病毒(2019-nCoV)、SARS冠状病毒和MERS冠状病毒中发现了弗林蛋白酶样的裂解位点,但在同一进化枝的冠状病毒中没有。“这个弗林蛋白酶样的切割位点本应在病毒释放过程中为刺突蛋白‘启动’而被切割,并可能为新冠病毒提供功能获得性突变(GOF),使其在人群中比其他谱系b型β冠状病毒更有效地传播。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病毒蛋白序列包含12个额外核苷酸”,这些正是基因工程的“插入物”。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从1998年的病毒穿梭载体P-shuttle SN Vector到现在的常规散布短回文重复序列簇(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新冠病毒的原型SHC014CoV是病毒基因工程的雏形,也是致命的。这是最好的生物武器。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2017年6月28日的一篇刊登在科学杂志上的文章(题目:Broad-spectrumantiviral GS-5734 inhibits both epidemic and zoonotic coronaviruses,【中文翻译:广谱抗病毒药物GS-5734抑制流行性人畜共患的冠状病毒】),GS-5734就是现在所称的瑞德西韦。这个研究又把Ralph S. Baric和Vineet D Menachery和Remdesivir(瑞德西韦,俗称“人民的希望”)所在的Gilead制药公司联系在了一起。以上同样这批美国病毒科学家2017年也参与了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韦抗冠状病毒药物的成功研究。美国北卡罗纳大学首席冠状病毒专家Ralph S. Baric也是抗冠状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临床研发团队负责人。目前已经有许多治疗证明瑞德西韦确实对新冠病毒有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感染上新冠病毒之后,也是服用瑞德西韦这一药物的。结果就是痊愈了!

所以北卡罗来纳大学的Ralph Baric研究冠状病毒十几年,其实不止是为了发表论文,还可以对冠状病毒重组,拥有重组基因编辑技术并对冠状病毒重组方法进行专利保护、还可以针对重组冠状病毒开发出抗新冠病毒药物瑞德西韦。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所有的以上这些研究的研究地点都是在美国而不在中国。论文完成也是在美国。项目研究资金也是美国方面提供。由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项目推进并支付了化合物配方以及药代动力学和代谢研究的费用。而吉利德科学公司研究瑞德西韦也是在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参与指导下进行的。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就在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Ralph S. Baric及吉利德科学公司已经具备制毒和制解药的能力。路线已经很明了,第一波美方人员15年从武研所套出SHC014这个冠状病毒的刺突囊膜蛋白基因序列以及蝙蝠SARS在中国传播情况和相关大批冠状病毒样品并以先进的基因编辑技术创造了重组冠状病毒,造出了一种全新的冠状病毒SHC014-MA15。并以此通过老鼠试验跨物种感染研究;第二波人16年把这相关病毒改造成人可以感染的类型,第三波人17年研制相关的解药抗新冠病毒药物瑞德西韦。这也可以解释在中国新冠疫情爆发时,当中国在2020年1月10日刚刚发布武汉新冠病毒命名和基因序列数据,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在同一日就发表论文推介瑞德西韦对于冠状病毒的有效性,这是不是太巧了?为什么美国吉利德能快速地开发出抗冠状病毒的药物,那是因为这家公司有Ralph Baric这样的人物早已做好准备了!Ralph S. Baric也是这次参与新冠肺炎国际正式命名的委员会成员之一。

欧美领导人在疫情爆发早期早已从他那儿得到了新冠病毒有关资讯。认为新冠病毒(基因片段SHC014来自亚洲)和之前SARS一样只针对亚洲黄种人!曾有媒体报道日本外相透露欧美外长们告诉他新冠病毒只影响黄种人。而纽约州州长也在记者发布会上说他得到资讯,新冠病毒只针对黄种人。难怪欧美国家在全球疫情早期完全放弃抗疫行动!但不幸的是得到了一个错误资讯,因RNA病毒容易变异不稳定!从而造成了至今欧美国家疫情失控!

(附:PREDICT项目是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新发传染病威胁(EmergingPandemic Threats (EPT))计划的一部分。根据PREDICT项目公开的数据显示,自2008年4月至2018年9月,PREDICT项目针对冠状病毒总计在中国采集了约388批次,8680件来自蝙蝠,老鼠及人体的病毒样品进行监测预警,其中PREDICT 1 项目为238批次,4874件样品,PREDICT 2项目为150批次,3806件样品。以及总计241批次PREDICT 1和PREDICT 2项目的样品检测结果。据统计,至少有上万件左右的动物及人体的病毒,由中国被运至美国的试验室里。)

吉利德科学公司及Ralph S. Baric研究团队已经具备制造新冠病毒和制造解药的能力。它们都是一个涉及重组新冠病毒的实际参与者。也许是为了商业利益。对一个有商业头脑的人来说,除非疫苗或广谱抗冠状病毒药能卖出好利润,否则为什么要花钱制造一种能杀人的嵌合病毒,并找到针对这种病毒的疫苗和解药呢?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所以说美国科学家是世界上首位进行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成功研究的(2015年、2016年)!美国所研究的项目和目前新冠肺炎感染机理相同:都是以冠状病毒S蛋白利用人体ACE2受体感染人体细胞,作为RNA病毒在人体细胞内病毒有强大复制能力,具有毒性。而且不需经过中间宿主就能直接感染人体!从而使全身具有ACE2受体部位的身体组织造成严重损害!

德特里克堡在一次约2万人死亡、附近75%居民受感染的、类似于新型冠状肺炎(COVID-19)的疫情爆发后,于去年7月被吊销了许可证。他说:他谴责北卡罗来纳州德特里克堡违反了他起草的1989年《生物武器法》,对他宣称来自德特里克堡的包括SARS冠状病毒和MERS冠状病毒在内的所有病原体进行“涡轮增压”。他坚持要关闭德特里克堡,并对研究人员进行全面调查。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至少在5年前,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多个负责人,从病毒学研究所的弗兰奇·安德森直到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便以学术追求和人类健康的名义,用纳税人的钱来资助研究,以制造和测试不比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更接近的病毒。对于所有这些“预备应对未来新发病毒的准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没有开发出任何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当关注的科学家们呼吁美国政府对功能获得性变异(GOF)项目彻底终结时,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负责人们以免责声明放弃了他们的责任,并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资助这些杀人项目。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新冠疫情全球爆发后,美国把新冠病毒来源归于武汉P4实验室,但帮助建造武汉P4实验室的法国里昂P4实验室主任哈邬尔(Hervé RAOUL)2020年4月20日表示,通常P4实验室不研究冠状病毒。一般而言,在P4的实验室里,实验的病毒是很活跃更致命的伊波拉病毒(Ebolavirus)或拉萨病毒(Lassa virus)马堡病毒(Marburg),从来没有研究过冠状病毒。若看法国的研究计划,所有有关冠状病毒的研究都是在P3实验室。更证明了武汉P4实验室外泄冠状病毒是谎言!反倒是以上2015年、2016年美国病毒科学家研究的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老鼠和人的研究恰巧都是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

2020年3月30日-(布拉格)捷克分子生物学家SoňaPeková博士详细解释了为什么她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美国的实验室而不是中国的实验室。她还试图反驳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的关于该病毒由自然突变演变而来的说法。在接受捷克新闻频道TA3的采访时,她公开讨论了COVID19的起源,并向主持人详细解释了它起源于美国实验室而不是自然界。​在她的研究中,她发现COVID19的RNA控制中心被人为倒置并且可以正常运行。从生物学家的角度来看,看起来有人入侵了这个RNA控制室,将其彻底翻转,并且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 清除所有多余的部分,并使其功能非常清晰。​在采访中,她还提到美国已下令所有美国科学家否认该病毒来自美国生物实验室的所有报道。和美国政府敦促科学家撰写反分析,以驳斥来自中国的指控。这使得所有与COVID19起源于实验室的矛盾信息都像我们对危机管理的干预一样。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1月23日在http://arxiv.org网站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将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指向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提出病毒或来源于蝙蝠,以野生动物为中间宿主,自此,在全球拉开了“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的舆论攻势。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国内的石正丽等研究团队,虽说做了一些有益的科学研究,但在还没有找到中间宿主的情况下就草率下结论,将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指向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提出病毒来源于蝙蝠,并坚称新冠病毒绝对不是来自人造,不经意中就给有可能的真正的源头制造者洗地,让中国陷入更加被动的境地,成了美国等“甩锅”的对象。

德纳:外交部6次喊话美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科学证据在此

有关石正丽及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新冠病毒来源的说法背后有美国CIA因素!现在美国政府包括特朗普、蓬佩奥及国会议员一致把新冠病毒甩锅给武汉病毒研究所,并提出赔偿!应该其背后是美国影子政府“deep state”连同CIA精心策划的!所以美国舆论保持了宣传口径的一致性!比较而言,中国方面说法不同一、混乱矛盾,比较被动应对,反而侧面反证了新冠病毒不是中国发动的!而且美国方面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却始终拿不出科学证据!反而在美国方面却找到了制造病毒的美国自己人首席科学家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研究员拉尔夫·巴里克RalphS.Baric及美国病毒科学家团队写的三篇研究论文(2015年、2016年、2017年)的科学证据!

另外,从国家生物安全角度看,来自中国的SARS病毒基因序列数据库、生物标本等和国家生物安全有关的数据库不应提供给美国人研究!有国家生物安全危险!所以抓紧制订国家生物安全法已经是迫在眉睫!同时在国内科学界也必须加强科学伦理的教育!幸好2020年10月18日中国政府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补了这个国家生物安全漏洞!